www.k8.com“传销阴影”:天津保健品企业的黑历史

2019-07-10 16:19 作者:公司公告 来源:www.k8.com

  “在(权健)帝国的食物链里,参与者不仅搭上钱财,更有人烧伤、致残,甚至丢了性命。”

  12月25日,医学知识分享网站丁香园旗下著名公众号“丁香医生”发布《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》一文,直指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(下称“权健公司”)部分产品骗人骗财,其行为涉嫌传销。

  这不是权健公司第一次陷入传销争议。实际上,权健公司总部所在的天津市,拥有8家已获得商务部颁发直销牌照的保健品公司,这些公司都曾受到传销质疑。同时,在中国传销版图上,天津被许多人认为是北派传销的重灾区之一。2017年求职大学生李文星误入传销组织致死案件,正是发生在天津。

  天津保健品直销企业众多,且规模巨大;同时“传销”争议不断,事件频发。这两件事,恐怕不单是巧合。

  2018年3月30日,国家发改委发布《2017年中国居民消费发展报告》称,预计到2020年,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将增加到2.55亿,2050年,老年人口将达到4.8亿左右。

  2018健康管理蓝皮书则称,我国保健品市场2005-2015年的平均年增速为13%,位居世界第一,预计2020年市场规模将达到1800亿元。

  在中国逐渐进入老年化社会后,保健品无疑拥有巨大的市场前景,同时,由于其商品特性,非常适合于直销模式。

  发展“保健品+直销”这一商业模式,天津走在了全国的前列。商务部网站显示,从2006年2月22日雅芳(中国)有限公司获得第一张直销牌照至今,商务部一共发放了91张直销牌照,其中就有8张给了天津的企业,这8家企业主营业务均是保健品生产与销售。

  包括权健公司在内的这8家企业还有一个共同点,他们或者受到过媒体和公众的违规销售质疑,或者因为违规销售受到过相关部门的处罚。

  金士力佳友(天津)有限公司是国内第10个、天津第一个拿到商务部直销牌照的企业,时间是2006年10月27日。在全国工商联2018年8月发布的“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”榜单中,其母公司天士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位列第214位。

  据媒体报道,今年上半年,天津市北辰区市场和质量监督局接到几十起投诉,美女骚扰聊天忽悠!地下期货各种。称金士力佳友公司以多层次计酬的方式骗取投资人投资门店,最后修改方案拒绝返款,总共涉及金额数千万元。

  获得全国第21张直销牌照的天津尚赫保健用品有限公司,今年5月向商务部申请取消了旗下23款产品的直销资质,仅保留了3款产品。据媒体报道,最近几年,尚赫公司多次因涉嫌夸大产品疗效、高提成诱惑、多层次计酬、跨地域经营等问题受到质疑,其回应统一为“代理商所为,与公司无关”。

  获得第38张直销牌照的天津康婷生物工程有限公司,自2013年获得牌照以来,先后因涉嫌拉人头的销售方式被徐州、青岛、海口三地工商部门查处。

  获得第64张直销牌照的天津铸源健康科技集团有限公司,去年在山东多地的门店被查处,其中,菏泽市郓城县市场监管局曾发布通告:铸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(注:天津铸源健康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的子公司)金旭凯旋城店涉嫌通过购买产品成为会员,通过发展人员组成网络,奖金分为静态奖和动态奖,销售方式违规。执法人员就此下达了问询通知书,后该店主动关停。

  天津和治友德制药有限公司拥有第75张直销牌照,商务部批准的其直销区域只包含5个省市,但据媒体报道,该公司已在18个省市开设分公司,其产品在多次质量抽检中均不合格。

  获得直销牌照不到两年的沃德(天津)营养保健品有限公司,同样在今年被媒体曝光售卖三无产品,宣称“什么病都可以治好”。

  国务院2005年颁发的《直销管理条例》和《禁止传销条例》规定: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,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,形成上下线关系,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,牟取非法利益的,属于传销行为。

  按条例规定,若以上企业确有以拉人头、多层次计酬的方式牟利,则难脱传销之嫌。

  至于为何在天津有如此多的企业加入保健品行业,则要追溯到一个号称“保健品直销教父”的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、实际控制人李金元。

  在获得商务部直销牌照的8家天津企业中,天津天狮生物工程有限公司特别引人注目。根据全国工商联2018年8月发布的“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”榜单,该公司的母公司天狮集团有限公司(下称“天狮公司”)排名第214位,在天津民营企业中高居第三位,其董事长李金元被称为“津门首富”。

  按天狮公司的官方宣传,李金元的发家史颇具传奇,一个14岁就在油田打工的农家少年,从贩卖豆饼的第一代“倒爷”,到开塑料厂、面粉厂的民营企业家,直至现在拥有亿万身家。现在,天狮公司的业务已辐射全球190多个国家,在11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公司,为全球近4000万个家庭的稳定消费群体带来高品质的绿色健康生活方式。

  网上有文章称,李金元的日常行事异常高调。他在天津武清区的“行宫”占地 100多亩,行宫内家具全部为金丝楠木定制,价值超10亿元,光餐厅就有10多个,而李金元本人每年也只在这里住上半个月左右,他的行程遍布全球。仅在2018年,李金元就走访了美国、几内亚、加纳、越南、斯里兰卡、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等数十个国家。

  2015年,为庆祝天狮公司成立20周年,李金元带着6500多名员工去法国旅游,在戛纳和摩纳哥的79个四星、五星级酒店定下4760个房间,租用了146辆游览大巴。这个超级旅行团包场参观了卢浮宫和埃菲尔铁塔,又潮水般涌进了老佛爷百货,百货公司甚至为这些游客专门开设一层楼退税。李金元宣称,此次法国行的费用约为1300万欧元。

  2018年2月10日,楚雄市开发区发生一起命案,事后警方查获这是一个传销组织窝点,被骗入传销组织的张世才勒死了他的“监工”王关平。事后,传销组织的头目供述称,这个传销组织名为“天津天狮”。

  中国裁判文书网的公开资料显示,2009年以来,以“天津天狮”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,除了以“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罪”定罪的案件,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、故意伤害、抢劫、过失致人死亡、故意杀人等,共导致155人死亡。

  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,资深反传销人士李旭表示,近十五年来,以“天津天狮”名号开展传销活动的北派传销组织,已发展成为我国分布最广、最具暴力性的传销派别。据其介绍,内地传销有南派、北派之分。相对而言,诸如“1040工程”之类的南派传销,强调以资本运作为名的自愿式洗脑;北派传销则在洗脑过程中常伴有非法拘禁、殴打等形式的暴力控制。

  天狮公司表示,上述传销组织、行为与自己无关。今年9月11日,该公司网站发布公告称,假借与天狮公司合作、对外宣称是“天津天狮”或“天狮生物发展”而进行的欺诈、传销活动,其实际业务与天狮公司无关。

  “那些人打着天狮的名号搞传销,是假天狮。”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天狮集团大中华区公共关系部经理石爽说,其集团下属的直销企业全称为“天津天狮生物工程有限公司”,www.k8.com,而从事传销的假天狮自称“天津天狮生物发展有限公司”,两者有两字之差。

  从工商注册信息不难看出两个公司的联系,天狮生物发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李宝兰,其人同时也是天狮生物工程有限公司的董事。

  天狮公司创立于1995年,权健公司创立于2004年,权健模式几乎是对天狮的复制:用中医概念将产品进行包装宣传,再通过一层层人际网络进行销售。

  权健创立至今,不断有天狮高层跳槽到权健担任重要职务。有媒体报道称,几年前,天狮副总吴益群跳槽权健,作为元老级成员,吴益群对天狮的盈利模式了如指掌,这对当时正在复制天狮模式的权健帮助极大。

  权健公司官网显示,2017年权健直销业绩176亿元,高居行业第4位,已经远远将天狮抛在了身后。

  和李金元一样,权健董事长束昱辉同样保持着“高调的奢华”。他买下当时处于中甲的天津松江足球队,将其更名为天津权健,一口气投资6亿元,于次年冲超成功,现在的权健队中,帕托、维特塞尔、孙可、王永珀都是国内外的知名球星。为观看新帅卡纳瓦罗的首堂训练课,他甚至动用直升机空降球场。

  2016年1月,束昱辉的儿子束长京在权健公司举行盛大婚礼,多位娱乐圈名人明星或亲临现场,或通过视频祝贺。

  但束昱辉没能摆脱学历造假的阴影。权健官网介绍他毕业于清华大学,媒体曝光说,束昱辉的真实学历为盐城工学院毕业。

  权健官网还将束昱辉赋予了“中国自然医学领军人物”、“人类健康特殊贡献奖”、“特效医术名医”、“推动自然医学领域发展最具影响力领袖人物”等诸多头衔,但据媒体考证,这些头衔大多不靠谱。

  “神医”束昱辉旗下的权健目前拥有保健食品13种,其中9种都并非自行研发,而是其他公司转让的。其中,将圣安明胶囊转让给权健的北京秦吉达科贸公司,法定代表人和大股东为鲍东奇,此人曾是鸿茅国药的副总裁。

  查阅商务部网站可得知,2013年8月7日,权健拿到了第40号直销牌照。同时,在2017年6月5日之前,权健的合法直销区域仅天津一地。但根据媒体早年的报道,2012年,就有人以权健的名义从事传销活动并被判刑,但权健本身一直安然无恙,并且规模越做越大。

  12月26日,“丁香医生”公号曝光权健公司的第二天,权健公司直销体系的加盟商大会在总部正常召开,能容纳2000人的会场人满为患。

  权健方面发布“严正声明”反驳了“丁香医生”的文章,并要求对方删文。“丁香医生”的回应则是:“不会删稿,对每一个字负责,欢迎来告”。

  同时,“丁香医生”公布了此前采访的一些视频影像,在权健公司组织的经销商团队培训现场中,有人在台前朗诵了这样一首诗: